笔记|纳兰性德《金缕曲·亡妇忌日有感》(此恨何时已)

此恨何时已!
滴空阶、寒更雨歇,葬花天气。
三载悠悠魂梦杳,是梦久应醒矣。
料也觉、人间无味。
不及夜台尘土隔,冷清清、一片埋愁地。
钿钗约、竟抛弃。

重泉若有双鱼寄。
好知他、年来苦乐,与谁相倚。
我自终宵成转侧,忍听湘弦重理。
待结个、他生知己。
还怕两人俱薄命,再缘悭、剩月零风里。
清泪尽,纸灰起。

古代社会里,妻子的任务是传宗接代、相夫教子,需要扮演的是贤内助的角色,而不是丈夫的爱情对象,最理想的爱情境界也不过是举案齐眉、相敬如宾了。如果丈夫和妻子之间产生了爱情,反倒是大可怪异的事。

» Continue Reading

笔记|纳兰性德《浣溪沙》(欲问江梅瘦几分)

欲问江梅瘦几分,
只看愁损翠罗裙。
麝篝衾冷惜余熏。

可耐暮寒长倚竹,
便教春好不开门。
枇杷花底校书人。

江梅:范成大有个《梅谱》,详列各个梅花品种,但分类的眼光与其说是植物学的,不如说是诗人的。他说江梅也叫野梅,体现的山野清绝之趣,花朵较小,花瘦有韵致,香气最清。

麝篝:燃麝香的熏笼。“麝篝衾冷惜余熏”顺畅的语序应是“衾冷麝篝惜余熏”。在诗歌套语里,如果说一个女子嫌被窝冷,通常只暗示着一个原因:想男人了。这里还有第二层意思,因为在古代男权社会,话语权把握在男人手里,女人很少会写诗来想男人,而男人想女人的时候,常常会假托女人的口吻,或假想女人的生活场景,写那个女人在思念自己。

» Continue Reading

我在关注
订阅内容
E-Life
Useful
工具、资源
文章归档
Search
最新评论
日历
02 | 2012/03 | 04
- - - -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Friends
邮件栏

名字:
邮件:
标题:
本文:
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Audience From
Free counters!
回到此页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