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?!

My watch is ticking ,
my life is evaporating .

My heart is beating ,
my blood is running .

My lashes are rustling ,
my fingers are playing .

My teeth are enquirying ,
my eyes are tasting .

My hair is flowing ,
my feet are struggling .

My energy is burning ,
my mind is flying .

My body is dreaming ,
my soul is enjoying .

[转载] 莫惹,相思 。

原文链接http://www.weamea.com/group/topic.jsp?topicId=82d547e271ec4037ae18a36801800582#

莫执银釭剪,徒把红烛看。
我有相思线,知君不能断。
 
莫寄回文书,徒夸才华负。
可怜锦字云霓,终日不成书。
 
莫使烈酒烧,徒将块垒浇。
我有相思念,知君不能消。
 
莫抚李凭篌,徒增容颜瘦。
我有相思弦,知君不能扣。
 
莫作戴月行,徒听残蛩鸣。
我有相思处,知君不能寻。
 
莫攀高山岗,徒看水一方。
我有相思人,知君不能望。
 
莫登白衣楼,徒惹心上秋。
落花自漂流,苍颜华发旧。
 
北河指南斗,两地不可求。
掌中曼舞轻起,梦里各自休。

好像哭了——记《入殓师》中一片断

《入殓师》中,小林大悟与父亲三十多年未见。而今阴阳两隔,却最终找回了失去多年的亲情。这该说是喜,还是悲。

父亲手中紧紧攥着的,竟是三十年前,小林送给父亲的一块鹅卵石。从小林意识到这一细节的含义开始,其实,他的内心已经被深深地撞击了。这应该是一种钝痛。迟来的亲情,仿佛过于美好而盛大的一个梦,卒不及防地塞入胸口,却沉沉地喘不过气来。不敢相信,却又确信无疑。即使已无法追问解释,也并不在乎。重要的是,这是爱。伴随着深深的悔,感激,思念,以及无法言说的、从未经历而来不及彩排的爱,他彻底卸下了心中的武装。

导演真的对细节很用心。其耐心展现在对人物面部特写的处理上。
感情可以是爆发式的,也可以是一点一点酝酿出来的。当小林大悟为父亲细细整理仪容的时候,一种感情就在他的内心逐渐弥漫起来。这种感情像雾气一样,蒸腾,扩散,氤氲了坚硬的内心,也最终湿润了眼眶。伴随着泪水滴落的声音,是他几十年来没有机会出口的一声——“爸爸”。

如果不是这种平静悠缓的节奏,如果不是这种似乎不经意、实际上却精心描画的细节在我面前一一展开,宛若冬夜枝头的一瓣清梅——我一定不会就这么,无知无觉落下泪来。待老师要去开灯,怕被人家看见湿润的水痕,急忙低头匆匆离开。


我在关注
订阅内容
E-Life
Useful
工具、资源
文章归档
Search
最新评论
日历
07 | 2010/08 | 09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Friends
邮件栏

名字:
邮件:
标题:
本文:
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Audience From
Free counters!
回到此页首